核心提示:德国进行历史教育的结果是,让每个人都认真反省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但不少日本人的历史认识是,日本侵略过其他国家,也遭遇了重大损失,但那都是被甲级战犯欺骗的结果。

森达也,日本电影电视纪录片导演,纪实作家,明治大学特任教授。代表作有:电影纪录片《A》(以奥姆真理教干部成员荒木浩为主人公)、《A2》(获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特别奖),电视作品《纪录片撒谎》,专著《日本国宪法》和《世界完全停止思考之前》等,合著《日本人与战争责任》,杂志专栏文章《九条之国》、《一直欺骗国民的国家不需要秘密保护法》等。

梅雨时节的日本东京,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涩谷EUROSPACE一层咖啡厅的门被轻轻推开,走进一位行色匆匆的中年男子。他就是明治大学教授兼电影电视纪录片导演森达也。森教授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解释,他刚结束在明治大学的讲课,因为接下来马上有一场电影上映后的脱口秀,所以把地点定在了离影院最近的咖啡厅。

身为纪录片导演的森达也时常在各国游历,体验生活观察社会或是参加各种交流活动,有时会将这些见闻感受写成文字发表在报纸杂志上,久而久之,森达也也成为一名撰稿人,经常就一些时政和社会现象发表观点,批评日本政治右倾化。不久前,森达也教授在日本《朝日新闻》发表了题为《战争始于自卫失控》的文章,指出“德国的纪念日考虑的是加害的事情,而日本考虑的则是受害的情况,日本并未从自己是加害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促成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森达也与德国大学生的一次交流活动,当时德国年轻人对二战的看法给了他不小的震撼,所以这次雨中的访谈也从比较日德两国的二战教育展开。

★德国的纪念日是“加害的记忆”和“战争开始的日子”。而日本的纪念日是“(广岛长崎爆炸等)受害的日子”和“二战结束的日子”。

★德国进行历史教育的结果是,让每个人都认真反省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但不少日本人的历史认识是,日本侵略过其他国家,也遭遇了重大损失,但那都是被甲级战犯欺骗的结果。

★现在来看,欧洲国家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日本并不成熟,可以说还是“容易冲动的孩子”。

《国际先驱导报》:在您看来,日本人和德国人二战态度有什么不同?具体表现是什么?这和什么有关?

森达也:我在《战争始于自卫失控》那篇文章中提过,去年与柏林自由大学学生进行交流时,其中一名学生向我问道:“8月15日是日本的纪念日吗?”我回答说:“因为叫终战纪念日,所以算是纪念日。德国是什么时候?柏林是在5月攻陷的吧!”对于我提出的问题,学生们回答说:“那一天对于德国来说并不重要。”

由于报纸篇幅限制,当时在《朝日新闻》刊载的那篇文章中并没有写出另外一个回答。他们另一个回答是“1月30日”,这是希特勒被任命为德国总理,上台组阁的时间,也就是希特勒政权开始的时间。

换而言之,德国的纪念日是“加害的记忆”和“战争开始的日子”。而日本的纪念日是“(广岛长崎爆炸等)受害的日子”和“二战结束的日子”。这是两国很大的不同。德国人反省的是“为什么会发动战争”,但日本的记忆是从“战争结束开始”。也就是说日本的近代史是从战后开始的。但德国的近代史应该包括纳粹。这一点德国肯定进行了十分认真而深刻的反省。

从当时的历史背景看,欧洲当时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和冲击,二战结束后,德国为了在欧洲重新发展,只能选择认真反省、不让历史重演的这条道路,没有别的选择。相比之下,日本战后被美国占领,当时没有“被逼到那个份上”。

至于原因,有很多影响因素。其中,这与日本和德国的“国民性”有关。简单地说,日本人觉得,相比记着“自己曾经怎么害别人的”,记着“自己吃过别人的亏”在心理上不需要抱有强烈的负罪感,不会感觉那么沉重。德国人的想法是,虽然回顾以往所犯的错误心情上会很不好受,但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还是应认真从历史吸取教训。

Q:您了解到的德国的二战教育是什么样的?日本的二战教育又是怎样的?具体内容和形式有什么不同?

A:有关德国具体怎么进行教育,我并没有详细调研,所以没法进行细节比较。总体而言,德国就反省为何发动战争进行了深刻教育。德国两次发动世界大战并均以失败告终,德国进行历史教育的结果是,让每个人都认真反省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

但不少日本人的历史认识是,日本侵略过其他国家,也遭遇了重大损失,但那都是被甲级战犯欺骗的结果。日本的历史教育方面或多或少有这种倾向。日本宣布投降后,美国占领日本。在东京审判之际,美国迅速得出结论,日本天皇和民众都是受甲级战犯蛊惑和欺骗。为了保留天皇制,必须解释成天皇“并没有罪”。于是便出现了这种说法:天皇并不想发动战争,只是被一部分军人欺骗了。

我个人认为,把战争的错误只归咎于甲级战犯是不够的,当时的日本天皇和民众都有责任。每个人都应从那段历史中深刻反省并吸取教训。

A: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的近代史教育是十分欠缺的。日本现在很多年轻人连“8月15日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这在亚洲国家看来,“日本就连过去的错误都记不得了,更别提向受害国道歉了”。学习历史的意义本来在于认真吸取教训,不再重蹈覆辙。但日本的历史教育特别是近代史教育可以说完全做不到这一点。这是日本与德国的很大不同。

Q:您认为德国的二战教育给德国带来什么好处?日本的二战教育又给日本带来怎样的影响?

A:德国与欧洲各国实现了合作。如德国与“曾经水火不容”的法国一起制定教科书、建设联合军队等。

战争存在“被虐”和“施虐”双方,“施虐”方有必要意识到自己曾犯的错误。但在日本,有关“施虐”的教育基本形式化了,不保留“施虐”的记忆,难以实现真正的反省。因此,日本并未从自己是加害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Q:您之前曾在题为《九条之国》的专栏文章中写过,您在西班牙大加那利岛的街道上行走,发现“九条之碑”,还有在战乱地区遇到很多人跟您搭话说“日本是九条之国”,从这些细节,我感觉二战后以第九条规定日本放弃发动战争权利的宪法对于塑造和平的日本国际形象是非常重要的。

A:对。我确实在文章中提过在西班牙发现“九条之碑”的小插曲。另外,我曾去过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难民营,可以说越是战乱地区越是称赞日本的“宪法九条”。因为,在那里,人们对杀害和被杀害有着更加真实的感触。

A:很多战争始于自卫。日本的宪法九条并没有否定自卫,但是禁止拥有军备,也就是限制了手段。因为拥有军备可能导致过度防卫。为保护领土和本国民众而产生杀戮,继而引发战争。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维持武力了。这就是“宪法九条”的理念。我个人觉得,日本没有进行正确的近代史教育是致命缺陷,但有关日本宪法的教育应该还算系统。

只不过,在历史教育没有就“那场战争到底是什么样的”进行解释的情况下,没有经历过战争且对二战没有记忆的日本年轻人在学习宪法九条的时候,可能第一反应是不理解“日本为什么放弃了军备”。所以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宪法抱有否定态度。不与二战历史教育配套进行,和平宪法的教育也没有了意义。

A:我个人认为,安倍首相等人也不想进行战争,他们是在以他们的方式避讳战争。我想他们是知道战争的残酷性的,但并不了解战争的机制。他们想的是,如何应对别国挑起战争的情况。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很多战争始于自卫失控。如果学习历史,很容易明白,自卫、防御等的思想最终会导致战争。但安倍等人的历史认识是完全错误的,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A:支持安倍的年轻人是比较多。刚才我也说过,正是日本年轻人没有接受正确的近代史教育,他们现在容易觉得日本政治太软弱,希望有安倍这样强势的领导人出现。德国一战失败后,希特勒出现,受到国民狂热支持,内阁获得高支持率。政治家表现出强硬姿态,其实也是为了获取支持率的一种表演。现在来看,欧洲国家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日本并不成熟,可以说还是“容易冲动的孩子”。

A:没有接受正确的近代史教育,再加上部分日本媒体的错误引导,不少日本人开始觉得“既然其他国家那么可怕,那在有些情况下自己国家也得加强自卫能力吧”。人与人之间,如果缺乏沟通,拒绝了解对方,在受到误导的时候,很容易把对方想象成“野蛮的、令人讨厌的(人)”。不同国家的人之间如果缺乏交流更是如此。

现在时代不同了,中国与日本民众之间可以通过各种途径交流,增进相互理解,互相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问题。现在通讯和网络发达,两国民众可以有很多交流意见的机会。中国游客来日本旅游,会感受到日本人热情有礼。日本人到中国,也会感受到中国人的亲切友好。日本人有很多种,中国人也有很多种,不能以偏概全,一概而论。两国民众之间通过个体交流增进相互理解,推动两国友好,这是我的期待。

About bet365

administra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25国签署“财政契约” 英国捷克出局
Next post 第一足球网]预选赛分析:克罗地亚再克英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