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日本与德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两者有何区别?不同之处在哪里?

  我们已看到德国和欧洲工业是如何接受美国经济模式和信息社会转变所带来的挑战并进入结构改革的全过程

  问题是人所共知的,多年来也一直在讨论有哪些可能的解决方案,但无人采取行动。如果能分配福利,民主就是好东西;如果必须收回福利,民主就不是好东西。1994年67%的德国西部居民和85%的德国东部居民声明反对触动社会福利费用。没有危机,一个民主政体就很难争取多数人进行改革;没有危机,少数人就有可能一再阻止违反其利益的行动。德国现在正在走向危机,如果在危机迫近德国之前就做出必要的改革,将会使德国的民主制度少支出许多费用,少经受许多危险。

  现在德国这个福利国家正在走向危机,且不说是走向崩溃吧,意大利或法国的福利国家也是同病相怜,我们只需看一看社会福利国家的诸如养老金制度这样的核心领域就会一目了然。60年代初当德国提出动态养老金体制时,领取养老金的时间平均不到10年,到1993年已上升到16年,如今还在继续上升。

  同时,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的比例在恶化,1993年100个在职人员负担36个退休人员,到2040年这个比例就要变成100:70。这就是说,10个在职人员要供养7个退休人员。在国家公务员中甚至是100个在职公务员要供养93个退休人员。由于在德国体制中养老金是由在职人员交费支付的,于是就必须提高交款比例,然而目前这一比例已经达到负担的极限。

  由于社会福利费一半须由企业支付,于是就要进一步提高间接工资费用,而这些费用今天几乎就已经同工资数额相等了。这样,企业将继续通过合理化经营来代替劳动力,或者把劳动密集型生产和售后服务转移到国外。社会福利国家的危机加剧了就业危机,就业危机反过来又加剧了社会福利国家危机。克里斯蒂安·封·克罗考夫一语中的,他说,国家和经济已陷入了“社会福利国家陷阱。”

  因此,目前大陆欧洲这样的养老金制度已难以维持下去。早在1994年意大利著名记者费德里柯昂皮尼就在关于意大利养老金制度的一本书的前言中写道:“亲爱的读者,如果您处于30~50岁这个年龄段,那您必须明白:到您退休时,将没有人再为您提供养老金了,”几代人的合同已难以维继。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然而几乎没有一位政治家敢说出这一点,也没人敢采取行动。我们明明知道,却也在慢慢地,不可避免地走向灾难。

About bet365

administra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世预赛:克罗地亚VS斯洛文尼亚世预赛:奥地利VS苏格兰
Next post 欧洲杯4强即将诞生!两大“冠军”黑马狭路相逢舍瓦难挡英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