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全是“松”克罗地亚都是“奇”希腊人名写不下 欧洲杯文化

欧洲杯球星的名字非常有趣。例如,冰岛队首发和替补总共出场了13名球员,所有人的名字都是以“son”或者“sson”结尾的,翻译过来就是“XXX松”

这样一支“松字辈”军团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而国家队中几名球员乃至所有球员名字相似的现象,在欧洲杯上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这些名字的背后,又有怎样的奇妙故事呢?

提到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队,不少球迷们可能会想起他们球员名字中的“森”或者“松”,比如热刺的丹麦国脚埃里克森(Eriksen)和瑞典门将伊萨克松(Isaksson)。其实这是一种决定下一代姓氏的方式,它被称作“父名”。顾名思义,就是用父亲的名字加上固定的后缀来决定子女的姓氏。“-sson”就是这样的后缀,表示“某某的儿子”。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男人叫容-埃纳尔松(Jon Einarsson),那么他的儿子不会随他姓Einarsson,而是会姓“Jonsson”,意为“容的儿子”(Jon’s son)。那如果是“容的女儿”呢?这个时候的后缀会变成“-sdottir”,dottir字面上就是“女儿”的意思。

这种“孩子不随长辈姓”的现象,无疑大大增加了系谱学研究的难度,因此像挪威、瑞典等北欧国家后来都改用了固定姓氏。但在冰岛,这样的现象仍然十分常见,此次冰岛队参加欧洲杯,也让“松字军团”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他们23人名单中有22人姓氏以“松”结尾,唯一例外就是曾效力切尔西和巴萨的古德约翰森(上图)。

固定姓氏在冰岛也是存在的,在海外的冰岛人就可能接受固定姓氏。古德约翰森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他的父亲叫阿诺尔-古德约翰森,不过他并没有叫阿诺尔松。亚美尼亚也有类似的后缀,转写为拉丁字母之后就是“-yan”或者“-ian”,比如人们熟知的多特蒙德球星姆希塔良(Mkhitaryan)。

1994年世界杯,“霹雳火”斯托伊奇科夫率领的保加利亚队闯入四强,成为那届比赛的一大黑马。当时除了他们的场上表现,球队首发11人全部以“夫”字结尾,也让很多老球迷们印象深刻。

保加利亚的取名方式和冰岛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完全一样。他们也采用“父名”,但“父名”不会成为下一代的姓氏,而是成为下一代的中间名。他们采用的后缀大多是“-ov”或者“-ev”,因此虽然保加利亚采用固定姓氏,但很多姓氏追根溯源仍然会有沿袭“父名”的痕迹,因此保加利亚球员多以“夫”结尾也就不难理解了。

举例来说,保加利亚1994年世界杯的队长叫B-米哈伊洛夫(Borislav Mihaylov),他的儿子同样姓“米哈伊洛夫”,但他的中间名叫“Borislavov”,这表明他是Borislav的儿子。东欧人名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罗马尼亚的“斯库”,这其实也是一种“父名”的后缀,比如“-escu”和“-ascu”这两种。

就比如说刚刚从江苏苏宁队下课的佩特雷斯库(Petrescu),意思是Petre的儿子。也有“-oiu”和“-anu”的后缀,比如先后效力过五大联赛的拉杜乔尤(Raducioiu)和本届比赛罗马尼亚的门将塔塔鲁萨努(Tatarusanu)。

2004年欧洲杯上,希腊队异军突起夺得冠军,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希腊神话。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他们的球员名字,23员大将清一色都以“斯”结尾,也成了欧洲杯的一大奇闻。其实在希腊语中,所有的阳性名词都以“s”结尾,因此绝大多数希腊男性的名字最后都会有个“斯”。

但也有一些从其他地区引进的后缀,比如“-oglou”(在土耳其语中表示“某某的儿子”)就是从小亚细亚地区移民到希腊的人采用的,代表希腊队参加过欧洲杯和世界杯的边后卫帕察措格卢(Patsatzoglou)就是一个例子。“-ou”则是一个带有塞浦路斯渊源的后缀,比如在NBA火箭队打过球的帕帕尼古拉乌(Papanikolaou)。

这也引出了希腊名字中另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含有“帕帕”的球员非常多。其实这是希腊名字中的一个前缀,用于描述职业或者高矮胖瘦等特征。“papa-”的意思是指来自牧师之家,比如著名篮球运动员帕帕卢卡斯(Papaloukas)的意思就是“牧师卢卡斯的儿子”。而后缀“-opoulos”的意思是“某某的后裔”,两者结合起来就产生了希腊非常著名的一个大姓——帕帕多普洛斯(Papadopoulos),意思是更为通用的“牧师之子”。(同时也很难记很难记=。=)

近年来的希腊国家队,就出现过好几个帕帕多普洛斯。很多人知道在葡萄牙语名字中“-inho”是表示“小”的后缀,在希腊名字中这样的后缀是“-akis”,比如获得2004年欧洲杯MVP的扎戈拉基斯(Zagorakis)。

和希腊名字描述出身有些相似的是瑞典的一些姓氏,这些姓氏会描述一些大自然的事物,比如山、河流、小树林、小岛等等,这些词汇两两可以拼接成姓氏。(@山下小百合~)

比如这次欧洲杯瑞典的攻击手福斯贝里(Forsberg),就是“急流”和“山”两个词的组合。曾经短暂租借效力阿森纳的谢尔斯特伦(Kallstrom)则是“冷”和“溪流”的组合,人们更熟悉的永贝里(Ljungberg)姓氏的两部分则是山和石楠花的意思。当然你也可以自由组合两个词,比如“伦德贝里”(Lundberg)和“博格伦德”(Berglund)这样的姓氏都是有的。

在克罗地亚人名里很多人都有“-vic”结尾,或“-ic”“-ac”等等,翻译过来就是“XXX奇”。在最早的时候,这些后缀也是有意义的,比如在地方名之后加上这个后缀来作为人名。“-vic”最开始用在国王、王后、大公等贵族里,但之后也扩展到了平民。也有一些有固定意思的姓氏,比如人们熟知的克罗地亚球星科瓦奇兄弟。

“Kovac”一词在克罗地亚语中是“铁匠”的意思,相当于英语中的Blacksmith。在其他前南国家,以“奇”结尾的姓氏也很多。本赛季国际米兰阵中,就有来自四个前南国家的五名球员:汉达诺维奇、约维蒂奇、利亚伊奇、佩里希奇和布罗佐维奇。

除了以上这些之外,德国队带有“er”的后缀,西班牙语中的“德尔”和“德拉”,都是有着各自含义的,而这些姓氏的规律也反映出了各国在历史渊源和文化上的一些特点。欧洲杯除了是一个认识更多球员和更多球队的舞台,也是一个极好的了解欧洲文化的好机会呢~

About bet365

administra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日本男乒3-1逆转战胜德国 世界杯半决赛将挑战中国队
Next post 德国和日本为何能在短时间内重回发达国家?“匠人精神”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