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称:日本因缺明确的罪恶感导致与邻国关系不好

这是西德前总理施密特在《外交回忆录》书中的一个观点。他还说:日本政府还坚信对过去的侵略和不人道行为不表示歉意就可以解决问题。这种认识进一步阻碍了与邻国建立信任关系。

二战时,德国和日本同为法西斯势力,虽然他们最终被摧毁,但却抹不掉他们曾经对其他国家犯下的种种罪恶的事实。然而,德国却逐渐被邻国原谅和尊重,而日本与邻国的关系却谈不上好,这得从二者对过去的反省态度说起。

战后,德国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又要面对巨额的赔偿。德国人在从盟军那里获得食物前,需要先接受纳粹罪恶感的再教育,观看集中营纪录片,让他们了解到犹太民族是如何被纳粹迫害屠杀的。那时的德国人,首先是得有吃的然后活下去,其实并没有多少精力和兴趣去反省过去。

而且,曾遭纳粹入侵的邻国会伺机报复,德国人被杀,被,被驱赶,身体和心理上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那时的联邦德国非常乱,而作为西德的第一任总理,阿登纳并没有急急地带头向邻国忏悔认罪,而是将重心放在重建家园上,首先得让德国人活下去,才能干其它事,就得暂时忘记那段沉重的历史。阿登纳是一位非常杰出的总理,执政14年,创造了德国的经济奇迹。

1961年在以色列举行了对“艾希曼审判”,1963-1965年在法兰克福举行了“奥斯维辛审判”,先后清算着纳粹暴行。

1968年11月7日,这天是联邦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大会,当时的总理库尔特.基辛格正在台上发表演讲。突然,一个女人闯进会场,快速来到基辛格身边,扬起手臂,扇了他一耳光。

会场一下子就沸腾了,保安迅速扑上去,钳制住那个女人。只听到女人高喊着:“纳粹!纳粹!”

打总理耳光的那个女人是一名记者。原来,基辛格是一个曾经交了十二年纳粹党费,还被美军关押了18个月的纳粹分子。在女记者看来,这样的纳粹分子竟然当上了联邦总理,那是德国的一种耻辱。

“耳光事件”在持续发酵。1969年初,联邦总理基辛格连同当时的总统吕布克(曾在一家设计纳粹集中营的建筑公司工作过),在德国人的坚决反对中下台了。

女记者的这一耳光,不仅将曾为纳粹分子的基辛格打下台,还打醒了一直装睡的德国人的罪恶感、耻辱感。

1970年12月7日,湿冷的空气笼罩着波兰首都华沙。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向死难者献花圈。勃兰特神色凝重地凝视着受难者浮雕,突然,他双膝跪地,并大声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

其实勃兰特早期从事反法西斯活动,被希特勒政府剥夺了国籍,不得不流亡海外,直到1957年才恢复德国国籍。按理说,他也是纳粹的受害者,根本没必要向那些死难者下跪。可是,他作为联邦总理,代表的是整个国家和人民,他就得面对历史遗留问题和担起责任。

当时波兰的媒体这样评论:“作为反纳粹战士的勃兰特这一跪,使德国真正站起来。”

勃兰特这一跪,感动了无数波兰人。当有记者采访波兰犹太人,问:“你们恨德国人吗?”犹太人说:“不恨,因为德国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民族。”

1979年春,一部名叫《大屠杀》的美国影片在德国上映,讲的就是纳粹战犯灭绝犹太人的电影,立刻在德国掀起了一股反省战争、清算战犯的浪潮。有差不多两千多的德国人观看了这部电影,电台、电视台收到很多封信、电报和明信片等,有高达72%的德国人对影片持赞同态度。这部影片还被要求重映。

德国公众对大屠杀的反思、清算纳粹的罪行是全方位的。而这个时期,西德的总理就是施密特。

西德以彻底反省过去和道歉而开始的,日本对过去的侵略和暴虐事实实则采取暧昧的态度。

日本并未像德国那样,对曾经入侵过的中国、韩国等亚洲邻国进行战争赔偿。而且日本的道歉也不诚恳,只是在某个场合上敷衍道歉。不仅如此,日本还参拜靖国神社,故意抹掉那段入侵历史。

施密特在《外交回忆录》中说:“日本人对30至40年代的错误尽可能保持沉默,这样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

施密特遇到过一个日本记者对他说:“你们德国人走运,因为那些从你们侵略过的国家逃到西方国家去的人,首先是在美国的犹太人,迫使你们正视你们的现代史,迫使你们把这段历史的真相告诉给你们的后代。我们日本人不幸的是,没有一个中国人或朝鲜人或印尼人敦促世界注意并从而迫使我们承认历史真相——遗憾的是,我们没有主动地寻求过这一真相。”

施密特也算看透了日本人,发出了“日本之所以与邻国关系不好,是因为日本人缺乏明确的罪恶感”的感慨。

About bet365

administra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危险信号!朔尔茨扩充军备武装德国要与乌克兰共同抗击俄罗斯
Next post 万润股份董秘回复:液晶材料的生产技术主要由德国、日本和中国掌握混合液晶高端市场基本由德国、日本以及中国占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