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月8日当天,德国总理朔尔茨在二战结束日发表讲话,宣布向乌克兰提供重型武器,以捍卫乌克兰和整个欧洲。

他认为,支持乌克兰是一种历史责任,自己曾在就职总理时承诺,会保护德国及其盟友,使之免受伤害。

虽然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不久前刚遭到乌克兰羞辱,此事引起德国民众强烈不满,但朔尔茨“大人有大量”,并没有怪罪泽连斯基,反而承诺会与乌克兰共同对抗俄罗斯“入侵”,让普京不能赢得这场战争。

透过俄乌冲突可以看出,德国态度大变,早已不是默克尔时期的德国。冲突刚开始时,德国只向乌克兰捐赠野战医院,拒绝提供进攻性武器。

但随着时间推移,德国不仅主动叫停了“北溪-2”项目,不惜让民众冬天挨冻也要制裁俄罗斯,而且还向乌克兰提供重型进攻武器。

值得一提的是,二战后德国一直在反省自己,将国防开支控制在GDP的2%以下,对扩充军备非常谨慎。然而,朔尔茨上台后,居然破例将国防预算提升至2%以上,这不免让人有所担忧。

还有一点,默克尔在任时对德国在二战时期的侵略行径真心悔过,多次向二战受害者道歉,声称为德国在二战时的罪行永远负责,并敦促日本正视侵略历史。

但朔尔茨在二战结束纪念日发表讲话时并没有就纳粹德国的罪行道歉,不知是日理万机忙忘了,还是有意为之。

德国自二战后很少介入地区冲突。上一次乌克兰危机时,德国发挥了劝和促谈的作用,与法国、乌克兰、俄罗斯共同议定了《明斯克协议》。

但这一次,德国并没有发挥这方面的作用,反而和美国一起制裁俄罗斯,军援乌克兰,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默克尔时期,德国与日本关系比较冷淡。执政16年,默克尔访问日本的次数寥寥可数,而且基本上都是劝日本正视历史,这让日本领导人非常尴尬,也使得德日关系发展缓慢。

但朔尔茨有别于默克尔,他上台后非常重视与日本搞好关系。他上任后首次出访亚洲,只去日本一个国家,与岸田文雄相谈甚欢,还对亚太事务表达了强烈关注。

朔尔茨上台后,德国奉行“价值观”外交。简单来说就是基于共同价值观,德国会与日本、美国这些国家拉近关系,与中国、俄罗斯这些价值观不同的国家保持距离。

在俄乌冲突这件事上,德国与日本保持高度一致,都是美国的追随者,所以朔尔茨出访亚洲只去日本其实不难理解。

与德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色列,虽然同为美国盟友,但以色列拒绝制裁俄罗斯,并没有在俄乌冲突中选边站。

日前,泽连斯基请求以色列将二战纪念日活动改到8日举行,或者干脆取消,但以色列却严词拒绝,坚决在5月9日举行。

尽管俄外长说“希特勒是犹太人”得罪了以色列,但在普京亲自道歉后,以色列总理选择了原谅。

尽管朔尔茨在5月8日重申,德国不会作出让北约成为战争方的决定,但朔尔茨的所作所为,无疑将德国卷入危险的漩涡,使俄德关系面临颠覆性巨大危险。

当然,朔尔茨的所作所为并不被大部分德国民众接受,越来越多的德国民众开始怀念默克尔,呼吁默克尔重返政坛。

最近,在德国地方选举中,朔尔茨所在的社民党遭遇惨败,在荷尔斯泰因州的选举中仅获得约16%的选票,还不及绿党和保守派,而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则获得了约42%的选票,远高于朔尔茨所在的执政党。

由此可见,朔尔茨的执政能力远不如默克尔,他的支持率正在肉眼可见地下滑,很难领导德国继续保持在欧洲的领头羊地位。

如果朔尔茨继续跟随美国在俄乌冲突中拱火的话,很难保证不会使德国卷入战争,届时朔尔茨要么成为第二个拜登(执棋者),要么成为第二个泽连斯基(棋子)。

About bet365

administra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603周五精彩赛事:5场足球赛事解析(比利时vs荷兰内附比分)
Next post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称:日本因缺明确的罪恶感导致与邻国关系不好